《上吧MT》暖和血竞技场耳闻条要帅的人才干参加以

[广正西]己治水区北边部湾港办局党委副书纪委书李父亲宁到柳州航道办局上本题党课(图)

三国志12:泰兴花样翻新村居“叁资”接管

2019年11月13日 04:18

壹·新兵入伍② 
  孙琦擦了下头上的冷汗,对众人说:“大家这次将分成两个小队,在这个星球上进行为期20天的野外生存训练,军队不予配发任何生存装备,食物只分给每人2天的量,其余18天要靠大家去猎杀这个星球上的野兽为生,注意,只能是凶猛的肉食动物。”“那会不会有伤亡出现。”泰拉问了一句。只见孙琦奸笑了一下,顿了顿说:“当然会有,得看你们的运气了。好了,现在开始分配,叶亦、王天、雷曼、叶熙一组,剩下的人一组。20天后再见喽。”说完便通过空间传送门离开了。在短暂的沉静后,不死原喜缓缓开口了:“先选两个组长吧。”仿佛一颗石子落入水中,大家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作为队伍中唯一的皓灵族人,王天插话道:“要不投票选举,这样民主一些。”于是乎,在长达一小时的投票中,第一组的组长是叶熙,第二组的组长是王杰,本来王天有机会的,可惜他没有领导才能。 
  “各组分头行动,晚上在此地集合,记住,尽量不与比自己强大的猛兽战斗。希望两组回到此地时,大家还是活的好好的。”王天的话让大家齐齐翻了个白眼,谁活得不好啦,这不是诅咒我们吗! 
  虽然心里充满怨气,但大家还是整装待发,向那未知的森林前进。 
  镜头跳转,人族卡玛尼拉联邦—— 
  “泽罗!泽罗!泽罗·维亚利特,你聋了吗!”话中的那位叫泽罗·维亚利特的人士,正专心致志的擦拭装备,那纤瘦的身躯像是有点营养不良,对他那怒气冲天的上司爱理不理的。遭到无视的上司气冲冲地走过去,泽罗的头上顿时挨了一记爆栗,他回过头,薄荷绿色眼瞳里很是不解,他揉揉头上的大包,问道:“部长,干吗打我?”“干嘛打你,你小子也不看看是谁的错,叫你那么多声不回应,不打你打谁!”部长彻底爆发了,这小子哪里像一个一流的机械师,用古地球上的话说,这简直是一个小白!但是上司的风度还是要的,他理了理领带,压制着怒火说:“这次是要你去执行一个护卫任务,亚斯利公会要运送一批战斗机甲,用于对抗精灵族的战争中,这对军队来说是个重要物资,你必须护送好,不准有任何差错。”“是,部长,我一定会完成好的!”泽罗信誓旦旦,他心里打起了如意算盘:护送,又可以捞一笔了,哈哈。

我想起了去年暑假我养了两只小乌龟,我跟他们结下了深深的感情,但仅仅因为一场病,两个生命就化作文http://www.zuowen8.com作一缕轻烟离去了,眼见着,他们有鲜活到寂静,心,茫然极了,我不知道,他们的心脏停止的那一刻是什么样子的,或许,是在于这个世界说再见,还是灵魂通过痛苦的边缘而挣扎?我希望这世界上会有灵魂在,因为灵魂比肉体更自由。

三国志12神 魔 文:晨星 
  当我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之后,睁开隐隐有些疼痛的眼睛,随着视力的恢复,周围的一切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发现自己已经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异空间之中。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与妖精森林完全不同的一片景象,没有一棵树一根草,也没有阳光和泥土的气息。很阴暗的环境,压抑的气氛充斥着这个地方。灰蒙蒙的天空,不时有一道道雷电划破天际。 
  我们的脚下是一片巨大的废墟,残留下来的石块、砖瓦质地十分坚硬,这里似乎曾有过一座规模极为惊人的巨型建筑物。四处闪烁着火光,如果这里真的如捷所说的那样是千年前妖精王宫的遗迹,那么这火焰应该也已燃烧了近千年了,想来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里应该曾发生过一次大战,因为废墟中随处可见一些残破的武器,从碎片来看,这些都是相当高级的东西,有一部分还带着各种魔法属性,是极为珍贵、罕见的,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其实,光从它们可以于千年前残留至今这一点来想,就能知道它们绝非凡兵。可惜,几乎没有一件能用的,那种毁灭性的损坏是很难修复的。 
  “这就是千年前的帝都遗迹?”捷好像有一点失望,毕竟这堆废墟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喂,你们快过来……”羽好像发现了什么,在大声地叫喊着,声音从废墟的另一端传过来。 
  我们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在遗迹的东南部分,居然残留着一个完整的广场。地面上铺着平整的石板,广场的四边上分别矗立着六七根三十米左右高的石柱,上面雕满了各种各样的奇异图案。 
  广场正中央的一个祭坛吸引了我的目光。祭坛的中间插着一把长剑,剑身基本黑色,而剑刃部分则是蓝色的,淡黑色的剑柄末端镶嵌着一块血红色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这,这是我要找的东西!”诺看到祭坛后露出了十分惊异的表情。 
  “那把剑?”我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诺要找的东西竟然会在这里。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必再特意去到处寻找了,这次冒险也总算能有所收获。 
  “不,是剑上的那块宝石。”诺说着,便向祭坛走了过去。 
  “啊!”当诺走到离祭坛大约三米远的时候,突然被一种力量弹了回来。诺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没有什么能量了,突如其来的力量将他弹开了将近五米。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又立刻倒了下去。我发现他紧皱着眉,很痛苦的样子。他的右腿正在不住地流血,染红了地面。伤口很长,似乎相当严重。我立刻将诺的腿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希望可以止住血,使他的伤势不再加重。 
  “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让我来试一试!”羽说着开始将能量聚集在手中,然后朝祭坛方向发出了四五个小型能量弹。 
  “嘭~嘭~”能量弹在离祭坛不远的地方相继受阻爆炸了,同时我们也见到了因为受到能量冲击而出现的半圆形能量罩,深蓝色的,直径差不多有六米,笼罩着整个祭坛。 
  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用能量或是魔法做成的结界,大部分是为了保护某些东西而做的。制作结界需要相当巨大的能量,而且有各种类型,主要是以防护罩的形式存在的,当然也有一些高级的结界以异空间的形式被封印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很难被发现。 
  许多结界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会连带结界中的一切都变成透明的。但眼前这个似乎有所不同,因为我们能够轻易地看见防护罩中的祭坛。罩壁很薄,看上去最多不过半厘米罢了。不过,这个防护罩上的能量可不弱,能量弹打在上面竟然不能造成一点伤害,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正当羽想要再次攻击以强行打开结界时,诺阻止了她:“果然如此,别再白费力气了,用能量是打不开这结界的。” 
  “这块宝石的名字叫作‘血魂神印’,本身并没有属性,也没有任何能量。但当它依附在其它东西上之后,就会拥有与依附的东西同样的属性,并且造出一个坚韧的防护罩,所有攻击在防护罩上的能量都会被吸收而使防护罩得到加强,所以往往被用来保护极为珍贵重要的物品。”诺向我们介绍着那块宝石的功用。我从没有听诺谈起过这次任务的目的,我也没有问过他,因为我觉得并没有必要了解得太多,那只会让人更加心烦罢了。因此直到现在我才大致上清楚了那宝石的一些特点。 
  “据说,一般只有物品的主人才能够打开结界,进入防护罩中取出物品。”诺慢慢地说道,带着种失望的表情。 
  既然这里是千年遗迹,这把剑的主人必定也是千年前的战士了。换言之,没有人可以打开这个封印,自然也不可能拿到那块宝石,诺的任务也就完不成了。 
  ;
 
  “哇~啊~~”我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是捷。 
  我立刻转过身,只见捷的全身缠绕着幽蓝的火焰,他的面目和四肢在瞬间已然被烈火烧得扭曲变形。 
  捷微微地张了张嘴,仿佛是想要向我们求救,又像是要诉说些什么,但却始终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捷的身体在火焰的包围中倒了下去,已不成人形的尸体猛然爆炸,夹杂着烈焰朝周围飞散。 
  这情况来得太突然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立刻撑起了一个防护罩,抵挡住飞来的火焰。虽然我对捷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种尸骨无存的死亡方式实在太为怪异恐怖,让人觉得凄惨可怜。 
  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时间继续为捷的死而伤感,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我可能很快也会落得如此下场。我尽力地将身上的防护罩扩大到直径差不多十米,然后慢慢地向捷倒下的方向走已经失去了防护的作用,但我却可以感觉到这个范围内的一切动静,以及时做出反应。 
  火焰,一道烈焰突然从我的左前方刺穿防护罩,朝我冲了过来。我立刻侧身躲开火柱,同时向火焰射来的方向抛出两个能量弹。能量弹击中目标后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被弹开了。然而,这次攻击显然破坏了对方的隐形魔法,我的眼前逐渐浮现出一只黑色的魔兽,类似于马的身体,两眼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幽蓝的火焰在它的身上燃烧着,欢跃着…… 
  “梦魇!”我的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握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将能量提升到最高,羽和诺也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诺的能量还没有恢复,除了自卫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而我和羽的身上也都带着伤,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死,这个字迅速传遍了我的大脑。不,决不,如果现在认输岂不是必死无疑,只有竭尽全力战斗,才会有生的希望。 
  我绝不相信有既定的命运存在,我要击败梦魇,我要创造奇迹!这样自我鼓励了之后,我举起剑向梦魇冲了过去。 
  “当~~”剑和梦魇的身体一发生接触,我立即感到了强大的反弹力量,双手被震得发麻,剑差一点脱手,能量的差距相当明显。和梦魇硬拼,只会使我的体力迅速流失,那时候,我可能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发动第一次攻击后,我很快就决定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我开始在梦魇身边高速绕圈,同时抓住每一个机会,发动攻击。 
  不久之后,我就在梦魇的身上留下了不少伤痕。但因为梦魇高强度的防御力,伤口都不是十分严重。梦魇的力量并没有因为这些伤而有丝毫减弱。 
  梦魇的口中不断吐出炽烈的火团,而且速度极快,但我并没有被击中过。虽然对方全身的移动速度很快,但身体局部的动作却相当慢,而我则正好相反。所以要避开梦魇的攻击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每一次我的攻击它都没有闪避过,甚至没有一点反应,似乎是全无作用的样子,这让我感到心寒。 
  羽在较远的地方一边用能量弹攻击,一边施展魔法来降低梦魇的攻防能力。羽学习的魔法与捷的不是同一种类型,捷的魔法多用于攻击,杀伤力强大,而羽擅长使用辅助类的法术。 
  羽的魔法似乎对梦魇产生不了什么效果,我感觉到梦魇身上的能量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正在慢慢地提升,攻击频率也在不断加快。或许,刚才它只是在逗我们玩罢了,而现在它开始渐渐认真了。 
  十几分钟后,我就开始感到有些吃力了,体力明显下降,速度也减慢了不少。而我留给梦魇的数十道伤口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动作。梦魇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迅速,好几次我差点就被火焰吞噬了。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在此丧命的。我思考着怎样才能改变这种不利的状况…… 
  突然,梦魇停止了吞火吐焰的攻击,能量也不再提升。它躲过了我的又一次袭击,猛地飞上了半空。全身的火焰向四周散开,围绕在梦魇身边三到四米的地方,像一个旋涡般疾速旋转着,然后全部被吸收入梦魇的体内,好像是在聚集能量。 
  “糟了!” 我心中立刻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大家小心!” 
  还是太迟了,我看到梦魇双眼中的绿光猛然增亮,口中喷出一股黑色的气体,朝地面席卷而来。强烈的气流冲击将我们卷到了半空中。 
  头好晕,我努力地想让自己清醒,视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无力地随风在空中翻卷…… 
  ;
 
  这儿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的同伴们在哪儿?……我缓缓地漫步在青草地上,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光,是明亮的光,照耀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轻轻的风梳理着我的头发,空气很清新,夹杂着青草淡淡的香味。天很蓝,没有一朵云,就像是刚被冲洗过一样。 
  很平静的环境,竟让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蓝天、青草在眼前交织成一幅最美丽的画,阳光洋洋洒洒地铺满整个世界,照在我疲倦的身上,是一种我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真的好舒服。 
  我慢慢地陶醉在这美景中,不由自主地将一切忧虑和疑惑都统统忘却,什么都不去想,默默地向前走着,走着…… 
  等等……走了很久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迷惑的大脑也开始清醒起来。难道我会就这样在这个地方永远麻木地走下去?不,不行。我还有自己的事业与理想,同伴们还等着我继续回去战斗,我不能再沉迷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 
  可是,我的伙伴们在哪儿呀?我四处张望着,没有一个人影,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难道同伴们都已离我远去,将我遗忘,将我抛弃了吗? 
  阳光猛地消失了,风也突然变得很冷,冷得令我浑身发抖。“不!”我从心底里感到一阵绝望与恐惧,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将要一辈子都承受着孤独的折磨,永远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孤单。可当真的只剩下我独自一人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害怕孤独。 
  不,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走,我要继续走,希望总会出现在前方的,拿出勇气来,我不能就这样被孤独击败!我不停地鼓励着自己,以战胜内心深处的恐惧,使自己振作起来。 ;



突然,我看到一个身影在远处蔚蓝与草绿的交汇处隐隐闪动。为什么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是……是她? 
  我用最快的速度朝对方飞奔过去。可是,那个身影始终在十分遥远的地方,我怎么也接近不了她。对方好像正在慢慢走向更远处,身影渐渐地模糊起来,最终消失在了天的尽头。我飞速地奔跑着,可好像总是徘徊在原地似的。 
  “别走!絮,别走……”我大声喊着,却没有听到一丝回音。周围空荡荡的,只剩下青草和蓝天,还有我独自狂奔着。 
  一道火光出现在我的眼前,染红了天空。所有青草都燃烧了起来,草原顿时成为了一片火海。 
  好热啊!火焰瞬间包围了我的全身。我想试着撑开防护罩,却没有成功,身上的能量就像被吸干了似的,完全消失。累,真累啊!我浑身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身上好像压着千斤的重担,脚一软,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我渐渐感到呼吸很困难,身体已经失去了一切感觉,眼睛也在不知不觉中合上了。是要死了吗?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拖出了身体…… 
  “哈~哈哈~~去地狱为你自己所犯的罪孽赎罪吧!哈~哈~”一个熟悉的冷冷的笑声回荡在我的耳边。是在讥笑我的懦弱与无能吗?我难道已经败了吗?败给这宿命吗?去。以我的能力,防护罩被增大到这种大小, 
  “我绝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要击败这可憎的命运!”我用尽全身力气,努力地睁开双眼,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知觉,“冥,不要再躲在暗处冷笑了,出来堂堂正正地和我决斗吧!我不会怕你的!”…… 
  火熄灭了,四周的一切景物在瞬间消逝无踪,身上的痛楚也跟着消失了,眼前回到了最初的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一片树叶躺在地上,生命的浓郁沿着粗粗的叶脉,慢慢走到枯黄的地缘,一个灿烂的生命就这样不辞而别。那一抹生命的浓郁就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这叶儿一生的辛勤,一生的奋斗,难道只为了别人一季的丰硕吗?初春它享受着阳光的抚摸,盛夏,它沉寂于辉煌的茂盛,深秋,大地伸出温暖的双臂拥抱了它。如此充满关爱的一生,岂能说是凄凉呢?但他终会凋谢,是的,它走了,但生命的祝福不折。

三国志12前提:三仙子接到王母娘娘的命令:去人间消除邪恶势力,于是便下凡开启了一段消除邪恶的奇妙之旅 
************************人物表******************** 
三仙子: 
    大姐:阳光仙子 莉月阳  
    样子:穿黄色礼服 头带黄色花环  穿绿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乒乓球 
        (暂时无人) 
    二姐:快乐仙子 莉月乐 
    样子:穿红色礼服 头带红色花环  穿蓝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网球 
        (暂时无人) 
    小妹:爱心仙子 莉月心 
    样子:穿粉色礼服 头带粉色花环  穿紫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羽毛球 
        (草莓甜蜜蜜[我]饰) 
凡人: 
   紫萧月:三仙子人间最好的朋友 
   样子:穿紫色连衣裙  头带紫色蝴蝶结 穿白色鞋子 
   IQ:290 
   爱好:唱歌 跳舞 
        (暂时无人) 
   雪莲:是一个善良的小女孩 
   样子:穿白色连衣裙  头带白色蝴蝶结 穿灰色鞋子 
   IQ:280 
   爱好:与紫萧月一样 
        (暂时无人) 
黑暗仙子:   
   黑月:是三仙子最大的敌人 
   样子:穿黑色礼服  头带黑色帽子  穿黑色鞋子 
   IQ:250 
   爱好:打人 搜八卦新闻 
         (暂时无人) 
   灰月:是黑月的妹妹,后来变好了 
   样子:穿灰色礼服  头带灰色帽子  穿灰色鞋子 
   IQ:270 
   爱好:和黑月一样 
         (暂时无人) 
   要报名的去留言板留言,或给我发小纸条,先报先得。 

三国志12:中国卖家何以入驻Souq开店?Souq平台报户口、选品、物流动详松

妈妈,我感谢你;妈妈,我祝福你;妈妈,我爱你!您教会了我人生哲理,您让你给我懂得了亲情的价值,您也培养出了一个充满信心的孩子。

三国志12守着十八个鸡蛋等你 
  医生说我营养不良,有轻度滑向重度的迹象。我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说:“吃点土鸡蛋吧,记住,是土鸡蛋。” 
  于是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一只母鸡,通体雪白,毛羽丰盈,骨骼轻巧,没有一点其他母鸡身上特有的愚蠢。 
  我给她好吃好喝的,等着她下蛋。一直等了三年,她也没有下出一个蛋来。以致这三年我没有吃到过一个鸡蛋。虽然市场上也有土鸡蛋卖,但谁能保证那些不是假冒的呢? 
  就算不是假冒的,我也不感兴趣。我只吃她下的蛋。 
  我固执地等着“二给”下蛋,二给就是这只雪白的不肯下蛋的母鸡,“二给”是“EGG”的中文谐音。我用名字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养你,是为了吃你下的蛋。” 
  但不知道二给是假装糊涂还是真的不懂,她就是不肯下一个鸡蛋。我一次一次催她:“你到底什么时候下蛋呢?”二给歪着脑袋,嬉笑着回答:“我什么时候也不下蛋。”说完,她头也不回离开了,到院子里捉灰褐色的小蚱蜢吃。  
  我一点也不生她的气,从来不。三年来,只有她陪着我住在这个城郊的平房里,我们一起用餐,一起散步,诉说彼此的心事。 
  二给心情好的晚上,她必定要睡沙发;
如果心情不好,她就要睡到床上。哪怕我凶凶地不答应,把她一次一次扔下去,她也一次一次地跳回床上,厚着脸皮在我的脚边蹲下来,把脑袋插进翅膀里,一会儿就睡得很沉,我就把她拎回沙发上。早上她一醒来,我便惊呼:“二给,你怎么睡回沙发了?你这样半夜三更抛弃我,我很受伤啊。”二给就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晴天,阳光丝丝缕缕地洒进了我的房间,闻着太阳洒进来的阳光的味道,我幸福地笑着流泪。                  ——题记 
          一 
  我自己是个喜欢阳光的孩子,确切地说,我喜欢的是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暖和的,充满希望。春天的太阳,可以让万物复苏,却让我老是想睡觉,我自然不喜欢它了。夏天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的我满身汗直流,即使那样我就可以吃很多冰激凌,我也不喜欢。秋天的太阳,照在我的身上,我不是感觉不是太冷,就是感觉太热。 
  记得有一次帮妈妈收拿去晒得被子,我闻到了一阵幽香。那个时候,我突然发觉,阳光是有味道的。从此,一到晴天,我都会把被子拿到太阳底下晒,晚上盖着暖和和的被子,伴着那阵幽香入睡,很开心,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我是在拥抱阳光。 
  二 
  忘了在那本书上看过这句话,不过却一直记得这句话:“久久地淋浴在阳光下的人们自然会忘记这温暖气息的可爱。”正如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一个陌生人在你饥饿的时候递给你一块,你会很感动,可是父母十几年来为你做过了多少次米饭?却有人一直抱怨他们的菜不是很好吃。多少次对你的嘘寒问暖?却被不懂事的我们说成是“唠叨”。想想,这对父母来说,公平吗? 
  在一个冬日里,我放弃了走那条离家最近的小路,去走那条大路。也许你们会说我怎么那么傻?其实我只是想站在那一抹冬日的阳光下,享受那一米阳光的温暖而已。 
          三 
  我记得一篇文章写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乞丐在一个充满阳光的大街上,坐在一个牌子旁,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一段话:我的眼睛瞎了。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我真的很为那个乞丐感到十分悲哀——为这个不能看到阳光照耀下的乞丐而感到悲哀。 
         四 
  我幻想过在一个晴天,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滩上,让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可以把单元考,期中考,期末考这些我最不愿看到听到的字眼扔到那浩瀚的大海里去,让它随着海浪远处。然后看着阳光慢慢地拉长我的影子,我就可以对阳光微笑。 
  可是幻想归幻想,事实是事实。很不幸的事情——我期中考试考了个很差的成绩,被妈妈骂了一顿。我躺在床上,用手接着在夜幕降临之前的最后一缕阳光。看阳光在我手上慢慢地变小,变小,直到消失。打开电灯,翻开课本,一字一句地把课文印进脑海里。母亲为我端来一杯牛奶,坐在我旁边陪我读书,我突然想到:父母永远是儿女的保护神,但是他们却把保护网张的大大的,把孩子笼罩在里面,我们总觉得我们带着枷锁,可是,万一哪天,保护网,消失了,那该怎么办?突然明白,喜欢音乐,喜欢阳光,仅仅是因为它让我感到自己不是孤独的,不是寂寞的,不是一个人。 
         五 
  渐渐地从幼儿园走到小学,然后要去中学;
渐渐地明白是谁在自己小时候为我遮挡风雨;
渐渐明白,是谁在我长大后默默地支持我,在我身后无偿地为我提供任何条件的是那如阳光般温暖的父母。 
         六 
  阳光无香,是因为我们淋浴在其中。如果有一天,太阳不再向我们射来阳光,我们才会想起阳光的温暖?然后叹息着为什么当初不珍惜? 
  珍惜每一丝阳光,每一份爱。回忆固然是美好的,但是比不过亲身体会到的美好。珍惜现在的一切。 
三国志12

一路上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奔跑,就好像要跑到世界尽头一样。我最终跑到一块麦田里,哭个不停。妈妈她怎么能这样,我是最相信她的,当同学们讨论日记本放在哪里最保险时,我总是骄傲地说:“我妈从不翻我的日记!”可是今天,今天却……唉!太阳只露出一半脸,晚霞把天空染成金黄色,几只小鸟从空中飞过。

三国志12:早报超拥有料丨徐峥“囧”系列新干将展触动《黑鲜妇》2月开拍

爱,爱一个人是多么容易察觉,他的一丝一毫都会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而始终有这样一种爱,我读不懂它,那便是父爱。

三国志12神 魔 文:晨星 
  当我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之后,睁开隐隐有些疼痛的眼睛,随着视力的恢复,周围的一切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发现自己已经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异空间之中。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与妖精森林完全不同的一片景象,没有一棵树一根草,也没有阳光和泥土的气息。很阴暗的环境,压抑的气氛充斥着这个地方。灰蒙蒙的天空,不时有一道道雷电划破天际。 
  我们的脚下是一片巨大的废墟,残留下来的石块、砖瓦质地十分坚硬,这里似乎曾有过一座规模极为惊人的巨型建筑物。四处闪烁着火光,如果这里真的如捷所说的那样是千年前妖精王宫的遗迹,那么这火焰应该也已燃烧了近千年了,想来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里应该曾发生过一次大战,因为废墟中随处可见一些残破的武器,从碎片来看,这些都是相当高级的东西,有一部分还带着各种魔法属性,是极为珍贵、罕见的,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其实,光从它们可以于千年前残留至今这一点来想,就能知道它们绝非凡兵。可惜,几乎没有一件能用的,那种毁灭性的损坏是很难修复的。 
  “这就是千年前的帝都遗迹?”捷好像有一点失望,毕竟这堆废墟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喂,你们快过来……”羽好像发现了什么,在大声地叫喊着,声音从废墟的另一端传过来。 
  我们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在遗迹的东南部分,居然残留着一个完整的广场。地面上铺着平整的石板,广场的四边上分别矗立着六七根三十米左右高的石柱,上面雕满了各种各样的奇异图案。 
  广场正中央的一个祭坛吸引了我的目光。祭坛的中间插着一把长剑,剑身基本黑色,而剑刃部分则是蓝色的,淡黑色的剑柄末端镶嵌着一块血红色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这,这是我要找的东西!”诺看到祭坛后露出了十分惊异的表情。 
  “那把剑?”我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诺要找的东西竟然会在这里。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必再特意去到处寻找了,这次冒险也总算能有所收获。 
  “不,是剑上的那块宝石。”诺说着,便向祭坛走了过去。 
  “啊!”当诺走到离祭坛大约三米远的时候,突然被一种力量弹了回来。诺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没有什么能量了,突如其来的力量将他弹开了将近五米。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又立刻倒了下去。我发现他紧皱着眉,很痛苦的样子。他的右腿正在不住地流血,染红了地面。伤口很长,似乎相当严重。我立刻将诺的腿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希望可以止住血,使他的伤势不再加重。 
  “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让我来试一试!”羽说着开始将能量聚集在手中,然后朝祭坛方向发出了四五个小型能量弹。 
  “嘭~嘭~”能量弹在离祭坛不远的地方相继受阻爆炸了,同时我们也见到了因为受到能量冲击而出现的半圆形能量罩,深蓝色的,直径差不多有六米,笼罩着整个祭坛。 
  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用能量或是魔法做成的结界,大部分是为了保护某些东西而做的。制作结界需要相当巨大的能量,而且有各种类型,主要是以防护罩的形式存在的,当然也有一些高级的结界以异空间的形式被封印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很难被发现。 
  许多结界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会连带结界中的一切都变成透明的。但眼前这个似乎有所不同,因为我们能够轻易地看见防护罩中的祭坛。罩壁很薄,看上去最多不过半厘米罢了。不过,这个防护罩上的能量可不弱,能量弹打在上面竟然不能造成一点伤害,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正当羽想要再次攻击以强行打开结界时,诺阻止了她:“果然如此,别再白费力气了,用能量是打不开这结界的。” 
  “这块宝石的名字叫作‘血魂神印’,本身并没有属性,也没有任何能量。但当它依附在其它东西上之后,就会拥有与依附的东西同样的属性,并且造出一个坚韧的防护罩,所有攻击在防护罩上的能量都会被吸收而使防护罩得到加强,所以往往被用来保护极为珍贵重要的物品。”诺向我们介绍着那块宝石的功用。我从没有听诺谈起过这次任务的目的,我也没有问过他,因为我觉得并没有必要了解得太多,那只会让人更加心烦罢了。因此直到现在我才大致上清楚了那宝石的一些特点。 
  “据说,一般只有物品的主人才能够打开结界,进入防护罩中取出物品。”诺慢慢地说道,带着种失望的表情。 
  既然这里是千年遗迹,这把剑的主人必定也是千年前的战士了。换言之,没有人可以打开这个封印,自然也不可能拿到那块宝石,诺的任务也就完不成了。 
  ;
 
  “哇~啊~~”我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是捷。 
  我立刻转过身,只见捷的全身缠绕着幽蓝的火焰,他的面目和四肢在瞬间已然被烈火烧得扭曲变形。 
  捷微微地张了张嘴,仿佛是想要向我们求救,又像是要诉说些什么,但却始终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捷的身体在火焰的包围中倒了下去,已不成人形的尸体猛然爆炸,夹杂着烈焰朝周围飞散。 
  这情况来得太突然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立刻撑起了一个防护罩,抵挡住飞来的火焰。虽然我对捷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种尸骨无存的死亡方式实在太为怪异恐怖,让人觉得凄惨可怜。 
  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时间继续为捷的死而伤感,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我可能很快也会落得如此下场。我尽力地将身上的防护罩扩大到直径差不多十米,然后慢慢地向捷倒下的方向走已经失去了防护的作用,但我却可以感觉到这个范围内的一切动静,以及时做出反应。 
  火焰,一道烈焰突然从我的左前方刺穿防护罩,朝我冲了过来。我立刻侧身躲开火柱,同时向火焰射来的方向抛出两个能量弹。能量弹击中目标后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被弹开了。然而,这次攻击显然破坏了对方的隐形魔法,我的眼前逐渐浮现出一只黑色的魔兽,类似于马的身体,两眼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幽蓝的火焰在它的身上燃烧着,欢跃着…… 
  “梦魇!”我的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握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将能量提升到最高,羽和诺也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诺的能量还没有恢复,除了自卫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而我和羽的身上也都带着伤,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死,这个字迅速传遍了我的大脑。不,决不,如果现在认输岂不是必死无疑,只有竭尽全力战斗,才会有生的希望。 
  我绝不相信有既定的命运存在,我要击败梦魇,我要创造奇迹!这样自我鼓励了之后,我举起剑向梦魇冲了过去。 
  “当~~”剑和梦魇的身体一发生接触,我立即感到了强大的反弹力量,双手被震得发麻,剑差一点脱手,能量的差距相当明显。和梦魇硬拼,只会使我的体力迅速流失,那时候,我可能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发动第一次攻击后,我很快就决定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我开始在梦魇身边高速绕圈,同时抓住每一个机会,发动攻击。 
  不久之后,我就在梦魇的身上留下了不少伤痕。但因为梦魇高强度的防御力,伤口都不是十分严重。梦魇的力量并没有因为这些伤而有丝毫减弱。 
  梦魇的口中不断吐出炽烈的火团,而且速度极快,但我并没有被击中过。虽然对方全身的移动速度很快,但身体局部的动作却相当慢,而我则正好相反。所以要避开梦魇的攻击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每一次我的攻击它都没有闪避过,甚至没有一点反应,似乎是全无作用的样子,这让我感到心寒。 
  羽在较远的地方一边用能量弹攻击,一边施展魔法来降低梦魇的攻防能力。羽学习的魔法与捷的不是同一种类型,捷的魔法多用于攻击,杀伤力强大,而羽擅长使用辅助类的法术。 
  羽的魔法似乎对梦魇产生不了什么效果,我感觉到梦魇身上的能量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正在慢慢地提升,攻击频率也在不断加快。或许,刚才它只是在逗我们玩罢了,而现在它开始渐渐认真了。 
  十几分钟后,我就开始感到有些吃力了,体力明显下降,速度也减慢了不少。而我留给梦魇的数十道伤口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动作。梦魇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迅速,好几次我差点就被火焰吞噬了。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在此丧命的。我思考着怎样才能改变这种不利的状况…… 
  突然,梦魇停止了吞火吐焰的攻击,能量也不再提升。它躲过了我的又一次袭击,猛地飞上了半空。全身的火焰向四周散开,围绕在梦魇身边三到四米的地方,像一个旋涡般疾速旋转着,然后全部被吸收入梦魇的体内,好像是在聚集能量。 
  “糟了!” 我心中立刻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大家小心!” 
  还是太迟了,我看到梦魇双眼中的绿光猛然增亮,口中喷出一股黑色的气体,朝地面席卷而来。强烈的气流冲击将我们卷到了半空中。 
  头好晕,我努力地想让自己清醒,视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无力地随风在空中翻卷…… 
  ;
 
  这儿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的同伴们在哪儿?……我缓缓地漫步在青草地上,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光,是明亮的光,照耀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轻轻的风梳理着我的头发,空气很清新,夹杂着青草淡淡的香味。天很蓝,没有一朵云,就像是刚被冲洗过一样。 
  很平静的环境,竟让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蓝天、青草在眼前交织成一幅最美丽的画,阳光洋洋洒洒地铺满整个世界,照在我疲倦的身上,是一种我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真的好舒服。 
  我慢慢地陶醉在这美景中,不由自主地将一切忧虑和疑惑都统统忘却,什么都不去想,默默地向前走着,走着…… 
  等等……走了很久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迷惑的大脑也开始清醒起来。难道我会就这样在这个地方永远麻木地走下去?不,不行。我还有自己的事业与理想,同伴们还等着我继续回去战斗,我不能再沉迷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 
  可是,我的伙伴们在哪儿呀?我四处张望着,没有一个人影,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难道同伴们都已离我远去,将我遗忘,将我抛弃了吗? 
  阳光猛地消失了,风也突然变得很冷,冷得令我浑身发抖。“不!”我从心底里感到一阵绝望与恐惧,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将要一辈子都承受着孤独的折磨,永远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孤单。可当真的只剩下我独自一人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害怕孤独。 
  不,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走,我要继续走,希望总会出现在前方的,拿出勇气来,我不能就这样被孤独击败!我不停地鼓励着自己,以战胜内心深处的恐惧,使自己振作起来。 ;



突然,我看到一个身影在远处蔚蓝与草绿的交汇处隐隐闪动。为什么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是……是她? 
  我用最快的速度朝对方飞奔过去。可是,那个身影始终在十分遥远的地方,我怎么也接近不了她。对方好像正在慢慢走向更远处,身影渐渐地模糊起来,最终消失在了天的尽头。我飞速地奔跑着,可好像总是徘徊在原地似的。 
  “别走!絮,别走……”我大声喊着,却没有听到一丝回音。周围空荡荡的,只剩下青草和蓝天,还有我独自狂奔着。 
  一道火光出现在我的眼前,染红了天空。所有青草都燃烧了起来,草原顿时成为了一片火海。 
  好热啊!火焰瞬间包围了我的全身。我想试着撑开防护罩,却没有成功,身上的能量就像被吸干了似的,完全消失。累,真累啊!我浑身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身上好像压着千斤的重担,脚一软,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我渐渐感到呼吸很困难,身体已经失去了一切感觉,眼睛也在不知不觉中合上了。是要死了吗?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拖出了身体…… 
  “哈~哈哈~~去地狱为你自己所犯的罪孽赎罪吧!哈~哈~”一个熟悉的冷冷的笑声回荡在我的耳边。是在讥笑我的懦弱与无能吗?我难道已经败了吗?败给这宿命吗?去。以我的能力,防护罩被增大到这种大小, 
  “我绝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要击败这可憎的命运!”我用尽全身力气,努力地睁开双眼,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知觉,“冥,不要再躲在暗处冷笑了,出来堂堂正正地和我决斗吧!我不会怕你的!”…… 
  火熄灭了,四周的一切景物在瞬间消逝无踪,身上的痛楚也跟着消失了,眼前回到了最初的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三国志12:《异界锁链》IGN评分9分时代最出产色的举止游玩之壹

拐角,如黑夜中的一盏路灯,照亮了我们前方的道路;拐角,如蓝天上的一轮红日,温暖了我们彻凉的心扉;拐角,如音乐家手中的一把吉他,丰富了我们枯燥的生活……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习近平要紧说话妙语金句子让全国人父亲代表产生凶烈共鸣,实体店PK电商,中小型母亲婴门店何以才干战胜于?,商优选:丽水专业端儿子模具念书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